火影污图片,全裸,艹

火影污图片,全裸,艹HD

Relying on Heaven to Slaughter Dragons

  • Sergio 王伟 南希·内夫 优香 午马 郭星辰 塔拉·林内·巴尔 
  • 未知

    HD

  • 动作 奇幻 古装 动作片 

    中国大陆 

    汉语普通话 

  • 2014 

七宝古镇的七宝传说

晋代著名文学家陆机、陆云,人称“云间二陆”。陆氏后人曾建家祠于吴淞江畔之陆宝山,初名陆宝院,后更名陆...



关于钟的传说都有什么

自来钟的传说 长沙人有句俗话:“飞来石、自来钟,岳麓后山铁蜈蚣”。 岳麓山上有口大钟,夹在云麓宫旁一株古银杏树上。 传说古时候,岳麓山下有个老渔夫。他有一对聪明伶俐的女儿,一个叫金仙,一个叫水仙。她俩身材面貌长得一模一样,除了老渔夫,谁也分不出哪个是姐,哪个是妹。 一天,老渔夫一早外出捕鱼。到黄昏,两姐妹还不见父亲回来。她们来到江边等待,忽见一船像飞一样从上游驶来,从船上跳下几个浓眉暴眼的强人,把她们拖到船上,送到皇帝的宫殿里。原来是皇后病了,想听悠扬的钟声。皇帝从全国召来了许多名匠到皇宫来铸钟,可是铸了几个月都未铸成,而皇后的病却不断加重。一位游方法师,告诉皇帝要派人去到岳麓山下江边上,捉来两个身材长得一模一样的女孩,把她们放进炉内与铁一起熔化,钟就会铸成,皇后的病也就会好。皇帝听信了他的话,捉来了两姐妹。可怜这金仙和水仙,被送到铸作坊熔化了。说来也奇,那钟果然铸成了。将钟一敲,便发出了悠扬哀怨的声音。皇后听了,病果然也好了。 再说老渔夫回家后,不见爱女,急得风风火火。找遍了岳麓山也不见踪影。老渔夫急疯啦!他跑到湘江边,对着白茫茫的江水哭诉,还是看不见女儿的踪影。他一纵身跳进了大江。刹那间,平静的江水咆哮起来,江水漫天漫地冲进皇宫,皇帝和皇后都被淹死了,那口大钟也被卷进了波涛里。 几天后,在岳麓山的江岸边,江水里冲上一口大钟和一位老人的尸体。人们把老渔夫埋葬在岳麓山,那口大钟也安放在他的坟墓上。不知又过了多少年,在他的坟墓上长出了一株银杏树,将钟托了起来,纵横交错的树枝将钟夹得紧紧的,谁也不能再从树上把钟夺走了。 七宝梵钟的传说 相传上海古代,吴淞江江潮汹涌,经常水患人家,老百姓称这江潮为“霸王潮”。五代十国期间(907-979)吴越王钱缪是位贤君,主张“善事中华,保境安民”的治国理念。为解决“霸王潮”对老百姓的坑害,吴越王钱缪大兴水利,并在吴淞江入海口的地方,疏浚开凿了一条以吴越王姓氏命名的钱溪(现名走马塘)。 吴越王钱缪尊崇吴越之地的西晋文坛泰斗“云间二陆”的气骨,平时又好佛传经。当吴越王获悉“云间二陆”的家祠陆宝庵在吴淞江一带曾遭几次水患后,就将爱妃花了五年时间用金粉抄成的《妙法莲花经》赐予了陆氏家祠。由于吴越方言“陆”和“六”读音相同,陆宝庵与六宝庵谐音。然而佛教有金、银、琥珀、珊瑚、砗磲、琉璃、玛瑙七宝,佛教七宝蓄纳了佛家净土的光明与智慧,其蕴育着深刻的内涵,使之成为珠宝中的灵物。此庵名谐音正好为六宝,吴越王觉得其内涵不够完美,于是就称《妙法莲花经》为“此乃一宝也”。吴妃道:“七宝善缘,得三宝而国泰,得七宝而民安,此乃陆宝的佛缘,菩萨的慈悲,大王的洪恩,吴越黎民的福缘也。”由此,“陆宝庵”改名“七宝寺”。 吴越王钱缪与爱妃走后,陆氏后人赶紧将金字《妙法莲花经》供奉起来。正要礼香磕头之际,来了一位游方僧人,念叨:“七宝善哉,金字《妙法莲花经》降福,天天须诵经9遍,108天后有祥云。”游方僧人说后,向金字《妙法莲花经》礼佛后离去。陆氏后人不敢怠慢,尊崇着游方僧人的教诲,天天礼佛诵经,不知不觉的到了108天。这天的拂晓,寺主被一阵洪亮而悠扬钟声惊醒,眼睛刚要睁开,一簇七彩的光芒扑面而来,隐约中见佛祖如来由天而降,并在东方有神树村的地方弘法。此时此景的寺主似乎是在梦境中,等寺主从地上站起来时,已然是日出大地了。家人见状问寺主为何匍匐拜礼?寺主曰:“游方僧人显灵了,我刚才梦见了佛主如来,并看见佛主如来飞往东方有神树的地方。”整个村落沸腾了,当天中午在寺主的带领下,一支虔诚地寻访神树村落的队伍由西向东出发了。果真不出三十里地,就见蒲汇塘畔有两株高耸的梓树映入了寻访者的眼帘。奇怪的是,此时这神树村的户主张泽正带领着家口老小几十号人在村口说是要接迎由西向东而来的贵客。二支队伍未约奇遇后才知道,张泽也有晨梦佛缘之景。从此七宝寺就在蒲汇塘畔张泽的宅地上建寺弘法了。 七宝寺在蒲汇塘畔重建开光后的七天七夜暴雨与飓风不止,河水猛涨,来势汹涌。第七天的午夜时分,天上突然划过一道金光闪电,伴以惊雷炸响,轰隆一声天上降下一物,不偏不倚正巧落在七宝教寺的寺庙大院内。与此同时,七宝教寺旁的香花浜中,也漂浮一物,直达寺门,锽然有声。 次日清晨,雨过天晴,镇上的人们纷纷奔出家门,争相到塘南去观看天上降下的那尊高达丈余的铁佛,教寺山门前护寺河上,浮着一只重达近万斤的巨铜梵钟。 七宝教寺的方丈当即吩咐众人,忙将氽来的铜钟抬进了寺院。方长将铁佛落座后,准备将梵钟挂上钟楼试音时,走来一位游方高僧,他说:“请你们暂且不要使用,三天三夜后再撞钟。”说罢,对钟念念有词片刻后离去。在场的人们议论纷纷,不知何解。 游方僧人离去后,有个小沙弥好奇心切,拿起木鱼,对钟撞去,巨钟立即发出一声不同凡响的锽然之声,庄严深沉而悦耳,余音缭绕,不绝如缕,令人肃然起敬。众僧正在惊疑,只见那个方外游僧从外赶来,跌足而叹:“这口钟系以金、银、铜、铁、锡五金精英炼铸而成,集五行天地之气,避九曜之邪,五音悦耳悠长,本可声闻千里,光耀万里。如果你们三天后再敲钟,则凡我所到之处,都可闻到钟声,光耀众生。现在,我才走了20里,今后,这口钟的钟声只能传到20里方圆范围内了。可惜啊,宝钟!”说罢欲要离去。方长赶忙自责罪过,并问缘由。游方僧人曰:“此口梵钟经五金炼铸后,又经圣水滋润,至此还需三天三夜的静能,才能五行平衡,达到五音洪乐,声闻千里,光耀万里,祥照众生的梵音境界。可惜呀,要想此宝钟再次显世,除了要等一千年,还要有盛世功德。”说罢即悄然而去。 大中祥符元年(公元1008年),七宝寺飞来佛和氽来钟的消息传到了皇上宋真宗的耳里。宋真宗大喜,因为大中祥符元年是天庆节,传说这年有天书下降人间。皇帝下诏、赐额“七宝教寺”。从此“七宝寺”正式更名为“七宝教寺”,成为正宗的佛教禅林。此后香火日隆,寺院祥盛,当地也缘寺而日趋兴旺,便随之而得名“七宝镇”。在这里“往来息节必趋,岁时期报必赴,公私会议必集,朔望钟鼓必闻”。 同一年,七宝又有了金鸡、玉斧、玉筷的传说。从此七宝古镇就有了名副其实、世代相传的七件祥镇之宝——飞来佛、氽来钟、金字莲花经、神树、金鸡、玉斧、玉筷。 七宝传说流传至今已有千年的历史,虽说其所具有传说的神奇色彩,但从它的内容里我们依然可以获取许多有价值的史料。比如飞来佛与氽来钟的传说,即便这件事的真实性存有问题,但也可以反映当时七宝教寺那梵音缭绕、钟磬清越的“郡东第一刹”之称的历史地位与一代名寺静谧、神秘的佛家道场气象。历史记述这些似乎不具史实意义的传闻,从神话学角度讲,却是一部难得的研究七宝历史的文献。因为,传说也是一种历史。 历史与传说大相辉映,而今传说中的预言终逢千年时,是否也要期待游方高僧再度显身七宝,使七宝成为上海最有人文意味的怀古重镇呢?遥想汉唐遗韵的七宝教寺,如今重温蒲溪塘水的滔滔旧历,金字莲花经、古明钟尚存,飞来佛、古银杏重光,金鸡、玉斧、玉筷还在无私值守着传说中的七宝祥地。 公元1008年的大中祥符元年,开创了七宝传奇的人文故事,使七宝火红了800年。而今已是公元2008年,又逢千年的盛世国度,我们拿什么来创造800年的火红胜景?寻觅七宝明钟之前的那个宋时千年传说中神奇的氽来钟吧,让历史神话再度传奇…… 挪钟的传说 凡是到过北京的人,都知道北京有个“钟王”,这就是距离西直门只有四五里地的大钟寺大钟。这里不但有大钟,而且乡名也叫了“北京市海淀区大钟寺乡”,它是首都八大学院的近邻。 大钟寺正名叫“觉生寺”,觉生寺有个钟楼,螺旋的梯子,站在楼上,和钟鼻子一般高,好大的钟楼,好大的钟啦。大钟寺嘛,大钟不大还称得起钟王?这口钟有多么重呢?不多不少,整整是四十三公吨半——八万七千斤,不算小了吧!觉生寺因为有了这口大钟,觉生寺三个字,反倒被人忘掉了,连老北京人都有的说不上这三个字,都顺口叫了大钟寺。大钟寺的大钟,是在这里铸的吗?不是的。是从别处挪来的,关于挪这么重的大钟,大伙儿嘴里就传说了这么一个故事: 这又是明朝永乐皇帝时候的事啦:燕王朱棣做了皇帝以后,老怕有人会推翻他的“宝座”,他为了“消灭”民间反抗的力量,就派军师姚广孝收集了老百姓的刀啦、枪啦的武器,铸了一口重量八万七千斤的大钟,上面刻着全部“华严经”,说这样,老百姓听了钟声,就都不会反抗他啦。 这口大钟,不知道因为什么缘故,会沉到西直门外万寿寺前面的长河的河底下去啦(这地方,在现在北京西郊动物园西边一里多地,长河就是动物园、北京展览馆后面的那条河)。 经过了明朝,又经过了清朝前一百多年,始终谁也没想到捞它,甚至谁也不知道有这么大的一口大钟。这一天,谁也说不清是哪一天,忽然有个打鱼的老汉,发现河底还埋着这么一口大钟,当时就传说开了,当然,不多的时候,也就会当做一件稀奇的事儿,传到清朝皇帝的耳朵里去啦。 清朝皇帝知道了这件事,马上给管工程的工部大官下了一道旨意,叫他们要把这口钟打河底下捞出来,挪到觉生寺,修盖一座大钟楼悬挂这口大钟。工部大官奉了皇帝的旨意,就派了一个监工员,几个管工员,带着工匠去捞钟、挪钟、挂钟。钟倒是打河底捞出来啦,挂钟也不算是什么太难的事,就是那八万七千斤重的大钟,怎么样能够挪到五六里地以外的觉生寺去,真想不出好法子来。 夏天捞出来的钟,快过了一个秋天,还想不出挪钟的主意。工部大官就催监工员,监工员就催管工员,管工员就催工头,工头和工匠们,左想想右商量商量,也想不出好法子,真烦心透啦。到了九月天气啦,外面下着小雨,工头和工匠更愁烦啦,大伙凑起钱来,在窝棚(工棚)里喝闷酒儿。窝棚里只有一块青条石,就当做了桌子,条石的一头儿,坐着工头,工匠们围着这个石桌子坐着,从棚顶上往下漏水,漏水?还大得了挪钟,所以大伙谁也不在乎漏水不漏水了。 石桌子这头儿坐着的工头,端起酒盅来,让大伙喝酒,喝了好半天啦,工头是越喝越烦,就对石桌那一头的一个工匠说:“老李,你替我干一盅。”刚端起酒盅,就因为手上沾着有水,把酒盅滑倒啦,大伙儿都说:“可惜!糟踏一盅酒。”旁边一个平常不爱说话,人都叫他“哑巴”的工匠说:“盅儿太滑,推过去就行啦。”大伙谁也没理“哑巴”,仍然喝着闷酒。这当儿,忽然一个工匠蹦起来,拍着手说:“对!有啦。‘哑巴’的话有理!”大伙问他嚷什么,这个工匠说:“盅儿不就是钟,它不是挺滑吗?假如咱们打万寿寺到觉生寺,开一条浅河,放上他一二尺水,冻上了冰,把钟从冰上推过去,不就行了吗!”大伙都说有理,大伙又核计了半天,第二天,就禀报了管工员。管工员一层层地报到工部大官,工部大官叫他们赶紧平地、挖槽、放水、结冰、滑钟。八万七千斤重的大钟,就这样打冰上滑到了觉生寺,现在那口大钟,还在那钟楼里挂着呢。 后来,有人想起这挪钟的故事来,还说:“这出主意滑钟的人,兴许就是鲁班爷。” 北京钟的传说 “九门八点一口钟”是关于北京“城钟”的民间故事。“九门”是指老北京城最高大的城门正阳门及其左右的崇文门、宣武门,还有朝阳门、东直门、安定门、德胜门、西直门、阜成门。按老规矩,这九个城门,都应悬挂一个报钟点的“点”,当听到城中心钟鼓楼“定更”(一更)和“亮更”(五更)的钟声时,各城门就打点关闭或开启城门(“定更”后惟有西直门不关闭,为皇家运送玉泉山泉水的通道)。可是到了后来,就变成了“九门八点一口钟”,有八个城门挂着点,崇文门却挂着一口“城钟”,这是怎么回事呢?相传龙生九子,各有所长,但都未成龙。龙子之一“蒲牢”善吼,但起初它却不分场合、地点,在北京城东南方乱吼乱叫。到了明朝,永乐皇帝朱棣派“军师”姚广孝来调教“蒲牢”。姚广孝法号“道衍”,是出将入相的“大和尚”,他知道“蒲牢”的来历和特长,认为还是把它铸在钟上最合适。以钟为书,钟以载道,姚广孝曾奉永乐皇帝旨意铸了一口遍身佛经的永乐大钟,那口大钟因为钟钮上都铸满了佛经,就没有再铸成龙形钟钮。这回正好,“蒲牢”不是在京城东南方闹腾吗,就把京城东南侧崇文门的点摘了下来,换上铸有“蒲牢”钟钮的这口“城钟”。说来也怪,自打崇文门换上了“蒲牢钟”后,“蒲牢”再也不乱吼乱叫了。它一心一意为京城百姓效力,发出的声音好听而又洪亮,远远超过打点的声音。“蒲牢钟”的钟声还特别能够通人情,听到钟声的人,就像有人在耳边说话一样,而且钟声“说话”的对象也是一个人一个样。“定更”的时候撞钟,人们听到的钟声,就是“关门!关门!”亮更时的钟声,就是“开门!开门!”崇文门曾是商人交税的一道关口,商人们听了,就是“交税!交税!”人们津津乐道,一传十,十传百,不少人专门前来崇文门聆听“蒲牢钟”钟声。恩爱夫妻来了,听到的钟声就是“甜蜜!甜蜜!”秀才们来了,听到的是“中榜!中榜!”官员们听到的是“廉洁!廉洁!”做贼心虚的贪官听了,就是“败露!败露!”勤劳的人听了,是“可敬!可敬!”懒惰的人听到的钟声是“干活!干活!”一口钟怎么能撞出这么多样的钟声呢?老人们常说:“撞钟时许下一个心愿,这时候的祝愿最灵验!”孔子也说过:“钟声铿铿以立号,号以立横,横以立武,君子听钟声则思武臣。”莫道传说是传说,往往理在传说中。 从“九门八点一口钟”的传说到钟爱生活的情结来分析,一种充满人文关怀的文化,要在多方面有利条件都具备时才能形成。钟在这一传说中扮演了重要角色。我国历史上有“同律度量衡”的传统。钟不仅是乐器,类似它的器物造型,还引申为量器和衡器中的部分器具。因此,钟又有了“汇聚”的功能。“钟者聚也”,也引申到美好爱情,出现了“一见钟情”的成语。

友情链接